主页 > 体验近年 >中横谷关德基开通有那幺困难吗 漠视用路权

中横谷关德基开通有那幺困难吗 漠视用路权

作者: 时间:2020-06-15 167° 体验近年
中横谷关德基开通有那幺困难吗 漠视用路权

图: 花莲到台中一百九十公里的中横公路,当年才花三年半完工,如今九二一地震后谷关德基段廿四公里封路,竟要廿八年才能开通。(

仅24公里 学者:公路总局拖了廿年就是渎职 土木系教授许泽善认为根本不用再等 可以动工
一百九十公里的中横公路当年花了三年半开通,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封闭的中横公路谷关│德基段仅仅廿四公里,封闭后,足足等了廿年还未动工,交通部本月勘查后,粗估要八年后始能动工完成,等于说,全球只有台湾仅仅廿四公里的公路,要足足等了廿八年的时间。
高铁斥资南延屏东 只为省19分钟
更令人费解的是,行政院院长苏贞昌日前宣布要以六一九亿元高铁南延屏东,可节省十九分钟车程,地方人士就重批,政府不花一毛钱去开通中横可省五小时的公路,这不仅显示中央政府漠视东部交通建设,更凸显中央政府的「无能」。
为什幺批政府「无能」?地方人士说,以大陆正在施工的川藏铁路、川藏高速公路(雅安至康定段)的工程技术,已写出多项人类终极工程世界纪录,台湾却把落后的工程技术责任,搪塞给地质,没有能力解决工程技术。
川藏铁路全长一千七百公里,造价二千七百亿人民币(约一兆二千亿台币),将以时速二百公里高速行驶在崇山峻岭和高山峡谷中。路程有巨大的高差,呈现「八起八伏」,百分之八十以上将以隧道和桥梁的方式建设,累计爬升高度达一点六万多公尺,相当于征服了两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从甘孜州州府所在地康定,直线距离不过卅公里,海拔骤然提升到二千五百卅公尺,增加一千二百公尺,相当于千分之四十的坡度(每千公尺上升四十公尺)。
卅公里以上的特长隧道有六座,当中最长的隧道长达五十四公里,十余公里隧道数十座,每座隧道都有不同的障碍,高温、断层、涌水遍布,多项标誌性与关键点的工程创下世界纪录,包括长一千多公尺的大渡河悬索铁路大桥,与横跨长一千三百多公尺的怒江大桥,都将是人类震古铄今的终极工程。
大陆能 台湾为什幺不能?
地方人士指出,大陆能,台湾为什幺不能?一九八五年之前,中国大陆尚未建设高速公路,但在二○○八年年底时,总长度已突破六万公里,仅次于美国。早在二○○一年年底时的长度,即已位居全球第二,发展可谓相当快速。
中横谷关到德基这段路,有比国六东延到花莲这段艰鉅吗?答案一定不会,对于国六东延议题,也提及大陆的工程技术;联合报六月十四日以「国六东延花莲技术行不通?这项奇蹟工程,狠狠打脸蔡政府…」为题报导说,台湾的国道六号能否从南投埔里横越中央山脉直线延伸到花莲?除了面对环保生态的争议外,这也正好是台湾推动公共工程最大的障碍。报导说,若抛开环保争议不谈,但就技术面而言,有人认为国六延伸案施工难度太高不可行,并以大陆正在施工的川藏铁路或川藏高速公路工程技术可以克服。
对于中横封路廿年,多次参与中横地质调查的逢甲大学土木系教授许泽善日前就痛批:「公路总局拖了廿年就是不做,根本就是渎职!」
他指出,过去多次会议中,公路总局或是工程顾问公司提出地质报告认定地层脆弱不应重建,但他也提出相对应的研究与论文,甚至发表到国际期刊,早就证明谷关到德基的中横路段可以重建,且该处并非全台最脆弱的区域、并非地震带通过区域、并非易发生灾害区域,没有理由不做,根本不用再等,现在马上可以动工。
许:须接受偶有崩塌须抢修的事实
许泽善直言,从一九五六年中横动工至今,地层条件从来没有稳定过,将来也不会变成稳定,必须接受这条道路偶有崩塌必须抢修的事实,当年以三年半完成一条安全的道路,以现在的技术难道无法克服崩塌?
他还强调,根据研究团队掌握的地质地貌空照图,二○一二年时中横谷关到德基段的山壁植生,已经恢复到一九九七地震之前的样貌,道路位置虽然变更,但他认为地质地貌已经恢复,只要在建筑工法上改进一定可以修复一条安全的中横。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