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时评 >三度遭警阻进州大厦‧霹民联听证会再展延

三度遭警阻进州大厦‧霹民联听证会再展延

作者: 时间:2020-06-14 841° 国内时评
三度遭警阻进州大厦‧霹民联听证会再展延(霹雳‧怡保)民联执政时期的霹雳州议会特权委员会成员再度被警方阻止进入霹雳州政府大厦召开听证会,他们过后被逼把听证会展延到下週三进行。这也是民联特委会1週内第3度被警方阻止进入州政府大厦开会。这场原订今日(週五,7月31日)早上10时召开的听证会,主要是传召国阵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和霹雳州议会副议长许月凤解释507州议会发生的事情。听证会也传召3名证人,分别是民联霹雳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倪可汉、行动党保阁亚三州议员余兆佳和公正党十八丁州议员戴成银。警方在霹雳州秘书拿督阿都拉曼的指示下,于早上8时许开始驻守在州政府大厦外面,并把进入大厦的两座大门锁上,以免民联特委会成员进入大厦範围。警方出动超过20名便衣和制服警员,还有联邦后备队在州政府大厦大门进行驻守,除了特委会成员被禁止进入大厦範围,公众也必须向柜台查询,直到得到批准才可以进入大厦。用调虎离山计进入州大厦特委会成员为了引开警方的注意,尝试使用调虎离山之计分批进入大厦,公正党新邦波赖州议员曾敏凯和回教党实令星州议员胡欣于早上约8时随着上班的员工一起进入州政府大厦,却没有被察觉。至于证人之一的余兆佳则于早上10时30分,以处理购买轿车和申请教育贷款事务为由,获准进入大厦内。也是特委会成员的民联议长西华古玛、行动党巴占州议员岑卓能、甲巴央州议员陆致仁和德彬丁宜州议员黄文标,还有倪可汉和戴成银在早上8时30分先后抵达州政府大厦,都被警方挡驾。他们只好在大厦门前与带领警员驻守的怡保刑事调查主任格林交涉,不停向警方出示议员证件,仍不得其门而入。曾敏凯、胡欣和余兆佳过后分别在11时35分及11时45分步出大厦,曾敏凯和胡欣同样是在两名保安人员的护送下离开大厦。赞比里:我不认识他们针对民联霹雳州特权委员会召开听证会的问题,国阵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受媒体询问时,反问记者“他们”是谁,他也不认识“他们”,他只是晓得拿督甘尼申为霹雳州议会议长,特权委员会是以甘尼申为首。赞比里于週五陪同霹雳州王储纳兹林在乌鲁近打普通行动部队军营出席第49届英雄日庆典活动后,一直以“我不认识他们”回避媒体追问民联特委会的问题,惟他全程保持笑容。当赞比里反问媒体“他们”是谁时,媒体便说是民联议长西华古玛等人在民联执政时期的特权委员会,赞比里再三回应:“我不认识他们”。他说,他只是认识甘尼申,也只是知道甘尼申是霹雳州议长及特权委员会的主席。“我不认识‘他们’,这是最好的答案。”曾敏凯被禁自由活动曾敏凯强调,他是以合法的方式进入州政府大厦範围,并第一时间前往议长办事处準备出席听证会,可是议长办事处大门深锁,也没有其他员工。他过后被州秘书署的员工发现,并被对方带到一个会议厅,以监管他的行蹤,甚至不让他在大厦自由活动。他说,他身为人民代议士,应该可以自由进出州政府大厦,因此,他根本没有必要向州秘书处解释进入大厦範围的原因。胡欣表示,他在早上进入州政府大厦后就到一楼的会议室等候听证会召开,一直没有受到员工的阻止,他在收到特委会成员的通知后,才在保安人员的陪同下离开大厦。火箭议员处理州事务遭阻行动党文冬州议员A西华于今日(週五,7月31日)早上前往霹雳州政府大厦索取薪水单据、州议员信头(letterhead)信纸、信封和火车卡,以处理州议员的事务时,同样在大门受到警方的阻止,令他感到不满。州政府员工为了按捺在门口等待的A西华,情急之下,误把西华古玛从5月到7月的薪水单交给A西华,让A西华感到气愤。A西华在门外等待超过一句钟后,州政府员工再把信头信纸和火车卡交给A西华,却欠缺信封,A西华一度尝试从篱笆攀爬进入州政府大厦範围,后来因为篱笆太高,他才打消念头。他说,他不明白为何警方阻止他进入州政府大厦,以处理州议员的事务,州秘书指示警方这样做,根本就是在阻碍州议员进行服务工作。“我希望可以与州秘书会面,与他商讨这个问题,以免日后影响其他州议员的服务工作,同时我也希望苏丹可以儘快解散州议会。”州秘书召警阻入州大厦西华古玛表示,他已经发出口头和书面通知给霹雳州秘书阿都拉曼的助理三苏等人,指他们将于週五前往州政府大厦召开特委会听证会,可是州秘书依然召来警察阻止他们进入州政府大厦範围。指州秘书侮辱王室他说,如果州秘书要阻止他们,应该亲自告诉他们原因,而不是选择逃避,甚至离开霹雳州政府大厦,留下警方抵挡阻止。他指出,州秘书阻止他们进行州政府大厦,等同不尊重民主体现。倪可汉认为,州秘书出动警方阻止州议员进入州政府範围,根本就是霹雳州的一种耻辱,也让霹雳州变成警察州。他说,霹雳州政府的道路和楼梯都是公众地方,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和使用这些设施。针对州秘书发文告指甘尼申才是合法霹雳州议长一事,倪可汉表示,州秘书根本就是在侮辱王室,视王室不存在,因为甘尼申是在霹雳州摄政王主持州议会开幕前,被国阵议员遴选出来,当时州议会仍未正式开始。他认为,甘尼申和州秘书应该向王室道歉,同时,他也希望苏丹可以儘快解散霹雳州议会,以免霹雳州宪政危机日渐严重。【热点新闻:霹雳变天】‧2009.07.31
上一篇:
下一篇: